澳大利亚多日悬而不决的大选最终尘埃落定。现任总理朱莉亚·吉拉德领导的工党在独立党派议员今天宣布支持的情况下,以76:74席的微弱优势“战胜”托尼·艾伯特领导的自由党—国家党联盟。吉拉德在随后的记者会上表示,她将向总督布莱斯提出组阁执政的请求。

吉拉德在记者会上说,她将按照选民和独立党派议员的要求,建立一个稳定、高效、务实的政府,并且在行政过程中做到高度透明。她承诺,新政府将推动国家的政治改革,努力创造一个开放的政治局面。她同时承诺,将以国家利益为重,尽力与艾伯特领导的反对党寻求共识。艾伯特也在独立党派议员宣布支持工党之后,打电话向吉拉德表示祝贺。

在具体的国内政策方面,吉拉德说,澳大利亚经济是西方经济体中的佼佼者。新政府将努力保持经济稳定发展,积极推动全国宽带网建设,加强对医疗卫生和教育的投入。她特别强调,加强对边远地区教育、医疗卫生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,计划投资总额为99亿澳元。

在对外政策上,从竞选到今天的记者会,吉拉德都没有谈出什么主张。从“东帝汶解决方案”第一步就跛脚的情况看,外交上的事恐怕还得另请高明。她在把陆克文赶下台时就说过,如她当选,会给陆克文一个内阁职位。看来,吉拉德政府的外交政策走向如何,还需稍稍等待。

其实,吉拉德、艾伯特两人在大选中都没获胜。在众议院150个议席中,自由党—国家党联盟获得73席,执政的工党只获得72席,剩余5席由绿党和4个独立小党瓜分。不靠几个独立小党的支持,无论是吉拉德,还是艾伯特,都只能做做总理梦。

在8月21日投票后的17天里,吉拉德和艾伯特分别对独立党派议员展开激烈争夺。5位被称为“造王者”的独立议员们拿着组阁的金钥匙。因此,在谈判中,吉拉德和艾伯特只有接招答应条件的份儿,出招权完全掌握在独立议员们手中。绿党在与工党旧有情结的基础上,向吉拉德提出进行高速列车可行性研究、建立气候变化委员会,以取代吉拉德在竞选中提出的建立有关气候变化的“人民大会”、就阿富汗战争和同性恋合法化举行议会辩论、考虑提供更多的牙医资助、改革议会质询、取缔政治捐赠和政府误导性政治广告等条件。吉拉德一口答应。来自墨尔本选区的绿党议员亚当·班德随即于本月1日站到了吉拉德一边。塔斯马尼亚州的独立党议员安德鲁·威尔基提出两点不容商讨的条件,一是制定赌博限制标准,一次只能投放1澳元,节奏为每小时最多投放120澳元;二是资助塔斯马尼亚州霍巴特医院改扩建。吉拉德同意制定赌博标准,并承诺拨款1亿澳元用于霍巴特医院改扩建工程。威尔基认为吉拉德出价合适,2日倒向吉拉德。

来自新南威尔士州、昆士兰州地理位置上边远、政治上边缘的独立党派议员罗伯?奥克肖特、托尼·温莎、鲍勃·卡特尔是整个谈判过程中的大明星。他们组成的三驾马车一开始就提出7点谈判条件:查看两党竞选承诺及其对预算的影响;看守政府各部负责人介绍工作情况;看守政府和影子内阁各部负责人介绍今后3年工作计划;提出议会改革计划;两党在重大问题上要有共识,以创造超过半数议席的机会;以国家利益为唯一目标参加谈判,并承诺政府的稳定性;废除政治捐赠,并承诺政府政治广告的真实性。

为了抢先攀上高枝,吉拉德对这些条件全盘答应。虽然三驾马车觉得她在竞选中提出的30%“矿业资源租赁税”有些不妥,但他们对她的430亿澳元全国宽带网计划十分赞赏。然而,这些还不足以使她占到上风。她最终能登上总理宝座还取决于艾伯特及其自由党—国家党联盟的失误。吉拉德和艾伯特在竞选中都承诺3年内使目前的赤字预算回归盈余预算。不过吉拉德的盈余承诺不到1个亿,艾伯特却承诺115亿澳元。经三驾马车核实,艾伯特的预算盈余方案只有8.63亿,存在106亿“黑洞”。另外,在霍巴特医院改扩建问题上,艾伯特向威尔基作出10亿澳元的承诺,钱多的让威尔基觉得有些不靠谱。这两件事使艾伯特和自由党—国家党联盟的诚信受到很大影响,吓跑了独立党议员威尔基,并使三驾马车的立场发生倾斜。奥克肖特、温莎投入了吉拉德怀抱,艾伯特只拉到了卡特尔一人。

澳大利亚此次大选选出的无多数议会将具有两面性。一面是,在独立小党议员,主要是三驾马车的推动下,打破了大党控制议会、操纵政治的局面,使独立小党议员获得充分的话语权。这样对铲除腐败政治,增加立法、行政的透明度大有益处,同时可以把长期遭到不公正待遇的边远地区事务拿到国会辩论,寻求有效解决的法律保证;另一面是,执政党的议会议席在独立小党议席的补充之下才构成微弱多数。在这种情况下,政府是十分脆弱的。奥克肖特和温莎在宣布支持工党时分别说,他们保留提出对政府不信任案和投票支持不信任案的权利。那就是说,政府不但是在独立小党派议员的支持下产生的,在行政过程中,还得听取小党派议员的声音。否则,一个不信任案就可以把政府搞垮。

吉拉德即将驾起政治的风帆出海。能否一帆风顺,无人知道。(人民网堪培拉9月7日电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